苏渊上

春の夜の夢如し3

完了怎么感觉自己越写越崩…
崩到没有救…
土下座×10086
下面的链接是之前的~
不喜勿喷

http://asagiritsubuki.lofter.com/post/1d65aca1_10fbc8cb

http://asagiritsubuki.lofter.com/post/1d65aca1_10fc30b1




怎么,这一波攻击过去了…?苏以从树后探出头。周围的天色暗了下来,森林里静谧一片,偶尔能听到几声虫鸣,她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事实证明她好像错了。

随着飕飕的声音,许许多多的苦无向着苏以射了过来。而苏以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愣了几秒。直到药研扑过来,把她扑到一边。苏以被扑得滚到一边,头发和面颊上都是细碎的草梗和灰尘,她顾不上自己微微的眩晕。急忙去查看药研的情况。

而映入她双眼的是这样一副情景——

有一支苦无插在药研的腿上,尖头微微从腿后穿出。药研本来如白玉一般的腿现在鲜血汩汩流出,强烈的痛楚几乎要让他站立不住。

苏以几乎立即就红了眼。她又看向剩下几人躲藏的地点,确定他们只是被苦无震下的灰尘迷了眼之后就立即站起身。

你这——混蛋!!!苏以站起身,即使和泉守他们离她很远也感受到了她的怒气。你竟然敢…你竟然敢!!!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她的愤怒,只是又一批苦无到达了苏以的面前。苏以只是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有紧绷的肩膀出卖了她。和泉守知道,这回小姑娘真的是气疯了。

所以在下一批苦无几乎迫近苏以的面门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响,浅蓝色的晶莹光幕一下子升起,弹开了那些苦无。

光幕散去后,和泉守他们看到的是,张开左手站在光幕后面的苏以。

哦哦—髭切睁大眼睛,主上还真是厉害,对吧弟弟丸?

兄长…我叫膝丸…看样子膝丸都已经都已经疲于吐槽了,他回头看向和泉守,你是先来的吧?主上有这种能力的事你知道吗?

和泉守摇摇头,就算他是早来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苏以竟然有这种能力。

无论怎么说,先计划下一步的事情吧…但和泉守回头想招呼苏以的时候,他发现有一些不对劲。

小姑娘一反常态地冷着脸。之后撂下一句话,兼酱药研,还有剩下的大家你们留在这里,剩下的我去就好。

药研咬着牙愣住,大将…难道是…?

对,苏以的声音也冷下来了,是当初的那些,兼酱带药研和大家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

话音一落苏以就飞速跑了出去,完全不给他们留下反应的时间。

喂主!和泉守来不及反应,也直接追着苏以跑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跑远,衣袂上下翻飞,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树林里。

和泉守!药研挣扎着支起上半身,但很快因为体力不支又躺了下去。他咬着下唇,手死死地按住腿上的伤口。

膝丸看着他,喂,你现在还不能乱动啊!

药研复又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所以现在可以说说了吗…?主上之前的事情。髭切蹲在药研身边,膝丸也露出一脸好奇的神色。



药研因为疼痛眯着眼睛,声音也断断续续。大将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种能力…。

喂!和泉守追在苏以身后,他边拨开一丛丛小灌木和杂草边跑在苏以身后,你等一下!

苏以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怎样,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直逼骑着小云雀的长谷部。

可恶!和泉守焦躁起来,他也顾不上那些刺得他皮肤生痛的带刺的小灌木,直接大步追了上去。

他看着自己逐渐接近了女孩的背影。

就在差几步的时候,苏以背对着他。兼酱,到这里已经够了,剩下的路只能我自己走了…

说着,她回过头,脸上的表情比起决绝又带了几分无奈。她面对着和泉守,露出了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略带苦涩的笑。谢谢你一直陪我到这里…之前说的那一个月的田当番,就算了吧。

【因为不知道自己这回是不是还回得去】

第一次看见小姑娘露出这种表情。和泉守眯了眯眼睛。

主。苏以听到和泉守的声音,和泉守少见的这么正经叫她。但她只是抬了抬头,并未回身。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护住了我们,就算自己死也没关系?和泉守的声音低了八度。他盯着面前的女孩的背影。

看着小姑娘僵住的背影,和泉守知道自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良久,苏以才缓慢地吐出一口气。兼酱,我一直…都把本丸的大家当成一起战斗的伙伴。我们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你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不想…我不希望跟我一起战斗的伙伴受伤…

【所以你回去吧】

感觉到她的弦外之音的和泉守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感觉憋在他的心里,让他感到十分不爽。

如果国广在的话,肯定会劝我让我冷静下来吧…和泉守也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天空。

你也是跟我们一起战斗的伙伴。所以我们也是有同样的心情的。 他尽量平稳地阐述出自己的想法。应该不止是我,药研和加州大和守、国广以及其他刀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苏以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她不喜欢想起那次战斗,每次她想起清光和石切丸有斑驳伤痕的本体,就止不住地责怪自己。

【明明他们是把自己的命都托付给了我】

【我不是个合格的审神者吧】

与此同时,在药研他们那边。

大将以前的能力…是预知。但是当时她的能力还不稳定…。而且那时和泉守也没有来…本丸刚刚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当时和大将一起出阵的第一部队因为大将的预知错误而损失惨重,加州和石切丸差点碎刀,剩下的几个人也是以中伤起底。全员几乎都变得伤痕累累,残破不堪。

药研又回忆起了当初。

苏以跪在手入室里,一边给他们的本体疗伤一边无言地但是却拼命地流眼泪,尽管他们尽力向她表示自己没事,手入后就会恢复,但是她却倔强得不行,帮他们疗伤完毕后就开始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她说…自己的能力…是没用的能力…这次的事情都是她的错…希望…自己可以守护好本丸的大家…

之后,大将自己…通过药物…得到了刚才的那个能力,之前的预知能力…被她发誓永不再用。

药研闭上眼睛,她亲手,让自己变成了能守护本丸的人。


总感觉自己已经ooc到没药救了…
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再不要脸的求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