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渊上

外链终章

就这样吧

终于完事儿了

谢谢大家一直不嫌弃

深鞠躬

春の夜の夢如し11

忽然想在后面搞个反转
原谅我的异想天开吧诸君
依旧ooc
这是个不知如何是好的本丸


十六

哈啊?!和泉守刚醒来就受到这么大冲击,内心也是感到很崩溃的。

但他是谁啊?!本丸童贞啊!!!

苏以看着他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之后慌得不行地解释,我没有!!你看你衣服都好好的嘛!!

苏以低下头看了一眼,她是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的,但是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衣服皱皱巴巴还全是褶,腰带和襦袢也歪到一边就不知道说什么好。和泉守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本来就感觉尴尬,两个人现在更没话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和泉守看着苏以打破了沉默,他吸了一口气,主——

刷的一声门被打开,清光和长谷部站在门口,和泉守——早饭…主?!!

这时在他们眼里就是这样一副景象,苏以和和泉守衣衫不整地在一张床上,两个人以暧昧的姿势互相对视,尤其和泉守还只穿着黑色的里衣,身材的样子被完美地勾勒出来…等等等等…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满脸通红啊!!!

苏以还没明白过来自己的状况,就看着门口的两个人拔出了自己雪亮的本体。

别别别!!清光!!长谷部!!!你们冷静点啊!苏以在那边拦着,兼酱你也是!快解释解释啊!!清光你以前当了我那么长时间的近侍你不知道我睡觉不老实吗?!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兼酱是个童贞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和泉守本来想解释来着,但是听到那句童贞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他上前两步,一把揽过苏以的肩膀,迫使她贴在自己怀里,之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清光和长谷部,对,事情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但是我会守护好她,不会让她受一点伤,也不会让她难过。从今天起,她我就收下了!

什么?苏以靠在和泉守的胸膛上,更感懵逼,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喉咙口。但是她很快就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比自己的心跳声还大,咚、咚、咚地跳着。

——是和泉守的心跳,温柔而又坚定。一下一下地跳着。

苏以忍不住偷偷抬头看他,看他流畅的下颌线条和好看的侧脸。她看见和泉守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啊哈,苏以心里偷笑,紧张了。

好像是察觉到一般,和泉守向下瞄了一眼,手又紧了紧,苏以的脸贴在他体温高到不行的身体上,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炸了。

清光默默地看了他们一会儿,把刀收回了鞘中。长谷部,去叫除了短刀以外的所有人过来吧,咱们要开会了。


………
今天就先这样吧
毕竟我还得五点多就起床奔向操场
想哭
日常求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这个真的超级重要!!!

春の夜の夢如し10

双更达成!!!
哈哈哈我是不是很棒
看着他们两个苦尽甘来我也超开心的!!

依旧有私设ooc

但我还是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给我动力吧(*^ω^*)




十四

和泉守就好像脱力一般,带着苏以逐渐往下坐。苏以也被和泉守逐渐带得跪坐在地上,兼酱…她轻轻抚了抚和泉守的头发,别怕,我回来了。

这么久不在,你害怕了吧。

对不起啊。

不过现在我回来了。

我还在。

和泉守下意识地想进行反驳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话说。

还有,苏以忽然板起脸,她伸出手抬起和泉守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你最近是不是都没好好照顾自己?嗯?你看看你这黑眼圈,现在你还敢说自己又强又帅?!

和泉守瞬间有些愕然,然而苏以都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接着说了下去。还有,刚才你开门的时候,你难道不知道咱们两个的身高差有多少?你还非不往下看…她深吸一口气,以四个简单明了的字作为结尾,气死我了!!

让苏以感到措手不及的是,和泉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几乎要笑出眼泪,哈哈哈哈…你啊…真是…哈哈哈哈…

苏以,一脸懵逼.jpg

完了我家和泉守就像范进中举一样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在她一脸懵逼的时候,和泉守停下了大笑,转而看着她,不过啊主,你能好好的真是太好了。

真的。

也许是因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的关系,和泉守的困意一下子就上来了,啊啊,他站起身,困死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苏以看着站起来的和泉守的背影。

就在她转过身的一瞬间,她似乎听到和泉守细不可闻的声音,留下来。

诶?兼酱你说什么?她转过身,出乎意料地看见和泉守发红的耳尖。

……!和泉守的背影一下子僵硬了。该死的,他揉了揉头发,这小丫头,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听见啊?!

我说,他破罐子破摔地大声说了出来,留下来!在我身边!陪着我!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脸现在红得跟景趣的枫树有得一拼。

苏以愣了一下,随后带着笑意说了一句,好。

十五

等和泉守洗完澡回来的时候,苏以已经靠着纸门睡着了。呼吸平稳,面容安详。

真是的,和泉守一边擦头发一边抱怨,说好了要等我的…怎么这家伙先睡着了啊…

兼酱…女孩忽然出声,把和泉守吓得一哆嗦,他还以为自己吵醒了她,于是小心翼翼地屏着气息走到她身边,把手臂从她的腿弯下抄过去,再把她抱起来。

月光被纸门筛得又细又软,柔柔的照在苏以的脸上,和泉守看着她的脸,可能是没完全痊愈的关系,苏以的脸看起来还是透着一丝丝的苍白。

兼酱…这回和泉守可算听清了,这只是她的梦话。女孩靠着他的胸膛,像是满足般喃喃自语,你就是我的光啊…

他莫名心中一动。

笨蛋,他轻语出声,你才是我的光啊。

他稍稍俯下身,嘴唇印在苏以的额头上。一个干干净净的,不带情欲的吻。

今夜月色真美啊。他这么想着,也躺在苏以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苏以起来的时候,整理状况就整理了一段时间。

这是什么情况???

她看着在她身边睡着的和泉守,目光再向下移,是两人紧紧相扣的手指。她再把目光移到和泉守身上,发现他只穿着黑色里衣,耳坠衬着黑发,妖冶得让人移不开眼。

可能是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和泉守也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哟主,醒了?声音带着刚醒来时的沙哑感,魅惑得一塌糊涂。

这都什么跟什么?!!!苏·懵逼·不知所措·以表示她想静静。

兼酱…她抖着声音,你…你把我睡了…?



哈哈哈哈😂来自亲妈的恶意

春の夜の夢如し9

去他大爷的敏感词…

你爸爸我明明没写肉!!

虽然对不起……

大家走外链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0331012471081

以后有什么也会放在上面吧……

大概

????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发出失败???
敏感词???
什么情况???

春の夜の夢如し8

终于要结尾了……
期待
ooc依旧我的错
等着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期待~~~


十一

苏以再醒来的时候,清光正坐在她的身边,看起来似乎一直陪着她。脑袋一低一低,似乎要睡着了。

清…苏以想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清光倒是一下子清醒过来,主!你怎么样…?

面前的少年一副焦急的样子,扑上来抓着她的手,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能说话吗…?还疼吗…?

她尽力扯出一丝笑容,没关系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清光漂亮的眼睛瞬间暗了下去,好好的回来…?怎么算好好的回来?

黑发的少年回想起当时本丸乱成一片的场面,苏以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度而变得惨白,黑色羽织因为颜色的问题看不出来,但是只有清光知道,她恐怕就是因为借着羽织的颜色才能把自己的伤掩盖住。

因为上面有那么多的血。铺天盖地。

清光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神知道他当时有多慌张,他真的害怕女孩自此在他的世界中消失。

苏以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初始刀又在为自己担心。她握住清光的手,清光光。你放心。我作为你们的主人,也是同你们并肩作战的伙伴。我不会抛下你们自己一个人走掉的,呐?

清光的眼角眉梢变得柔和起来,「きよみん」是女孩对他独有的昵称,每次女孩一这么叫他,他就止不住地心软。

他捋了捋额发,啊,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所以我也相信你绝对不会扔下我们。

不过他瞬间话锋一转,你说你是不是笨蛋,明明知道自己发动攻击的时候只能做出保护一个人以及那个人方圆两米的结界,你竟然还往前面冲?!干嘛不站在和泉守的背后被他保护啊?

苏以咧着嘴瞅他,只不过因为是躺着的姿势所以显得整个人惨兮兮的,きよみん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哪是那种人啊…说起来…药研他们呢?苏以用手肘撑着坐起来,他们还好吗?

啊…嗯。清光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药研他们的伤基本都好了…

苏以就好像看穿他的反应一般,那兼酱呢?他还好吗?

她看着面前的少年抿了抿唇角,最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抬起头,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苏以稍稍挑起了眉头。

十二

和泉守靠在纸门上,长发散乱一地。

堀川不久前刚刚离开,和泉守听着走廊上的脚步声,没来由地有些烦躁。

又是来劝我的吧…他闭上眼睛,长睫毛有些微微抖动。

这几天好多人都来看过他,像当时同一部队的膝丸和跟他关系好的堀川都来劝过他。但是髭切和药研都没来过。

也是,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他们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肯定知道劝了也没有用吧…

和泉守单手遮住双眼,再次回想起苏以当时倒在地上的样子。她羽织上的仙鹤都好像没了生命一般,就那样软软地垂在地上。

而他,只能那么愣愣地看着,看着清光身上染成一片暗红,看着本丸变得一片混乱嘈杂,看着苏以被清光抱着带到手入室。

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自己,明明自己就站在她的身边,却没有办法保护她。

可恶…他把头埋到膝盖里,感觉自己在痛。明明溯行军给他造成的伤痕已经痊愈,可还是痛。

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被所有自己珍视的人抛弃却无法追上去的孩子,无助且脆弱,仿佛只是被轻轻地触摸一下就会碎裂崩溃。

脚步声停下了,有人轻轻地敲了敲门。

屋子里安安静静,没有人回答。

苏以和清光对视一眼,清光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作为她的初始刀,两人已经熟稔到只需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白对方的想法。

和泉守听着门口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他从膝盖里抬起头,走了吗…

哈…一声长长的叹息溢出,在屋子里缭绕盘桓。

和泉守复又抱着膝盖枕上自己的臂弯,他又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苏以那天晚上被萤火笼罩的样子。那时他还不知道两个人以后会有这种错综复杂的纠葛。神啊,他闭上眼。愿你把她还给我。

叩叩,他听到纸门上传来的轻响。本打算闭上眼不做理会的时候。

兼酱。他听见女孩因为太长时间没说话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那一瞬间,好像有萤火虫出现在房间里。

临时请假

对不起了各位(.﹒︣︿﹒︣.)

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外教让我们改课文啊啊啊啊啊

绝望

不过相信我我真的快写完了!!

相信我!!!

求原谅……

明天我一定补上!!!

春の夜の夢如し7

这章好像有点爆字数…
要接近尾声了啊……有点寂寞…
照旧期望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兼酱和苏以的未来会怎样呢……思考中
照旧ooc
顶锅盖跑



怎么样兼酱?苏以低声问,准备好了…?

和泉守点头,在那一瞬间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飞跃而起,苏以甩出的符咒在她身体周围浮现形成一个圆,随即便疾射而出,四周喷薄而出的火焰映亮了和泉守的脸。

不过他这会儿也没闲着,面对着那么多高速枪,他没有分心的余地。

和泉守一边靠着小姑娘的防御能力硬扛着,一边也不停地砍着敌人。血溅了他一头一脸,他的视野也因为有血流下来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一瞬间,四周全是暴长的火焰和刀身反射出来的清冽月光。

但和泉守所能看见的,只是熟悉的黑色仙鹤羽织在风中翻飞的样子,就像苏以。

虽然软弱,但也会勇往直前。

他咬紧牙,握紧刀。谁还没有个要守护的东西…!

哈啊——随着他这最后一刀劈下去,一切都结束了。

两个人站在原地,不停地喘气。

已经入夜了,周围有几只萤火虫飞来飞去,有一只停到了苏以的衣袂上。苏以把手放在胸前,动作轻缓地蹲下,看着那一点萤火。你还记得吗兼酱,我第一次锻出你的时候,也是这样呢。

啊啊,记得。和泉守用手指自下而上梳理额发。他看着女孩,有青白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简直就是那天晚上的一个翻版。

既然这场战斗也完事了,那就回去吧。和泉守扶起女孩,只觉得她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什么重量,看样子岩融和烛台切说得也对,她这么小不多吃点怎么能行…

啊啊,他深吸一口气,这回回去要怎么跟国广他们说呢…药研他们也已经回去了吧…回去是不是应该好好洗个澡吃饭然后睡觉啊…

身边的苏以动了动手指,兼酱…别动,现在已经晚了,再出什么变故的话我们都处理不了…我带你回去…她深吸一口气,手指虚空划出一道裂缝,等和泉守再睁眼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本丸大门前。

来开门的是清光,当他看见苏以时,脸上瞬间出现的如释重负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

啊,回来了…苏以看着面前自家的刀剑,终于…到家了。只有到此时,才会真正感觉到疲惫和痛楚的袭来。

苏以挣扎着走到他身边,我回…来了…清光…我尽力…了…她努力抬起手,想去触碰他的脸颊。

就在触碰到清光头发末梢的一瞬间,苏以忽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栽倒在地。

这时清光比和泉守动作更快一步,抱住了苏以软下去的身躯。

在靠上女孩身躯的一瞬,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他的手指擦过女孩的胸前,一片湿黏。

血。

鲜红的,开始凝固的。

全是血。

苏以的血染了清光一身,把他本来就红的内番服染成了深色,绽出形状各异的花。

和泉守也蒙了。

但是瞬间就有许多记忆撞进他的脑海。比如说,刚刚女孩双手放在胸前蹲下的场面。再比如说,刚才女孩轻得过分的体重。

……是啊,他有些懊悔地垂下头,身为近侍的自己竟然没注意到。这就是最大的失职。

自己当初竟然还想过什么【你只要站在我的背后,被我保护就好】这种大言不惭的话…

他站在原地,闭上了双眼。

好了各位<( ̄︶ ̄)>等我明天更新~
爱你们(。・㉨・。)ノ♡